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逃亡手记】(01-05)【作者:maxporn】
字数:12728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一:  酒席散了,都走了,小封不知给万总干什么去了,宴会厅里只有我和万总。「吃的怎么样?」  「粉条挺好吃。」  「…?嗷,那是鱼翅!」  「哈不好意思,露怯了。」  「小玲到我办公室喝咖啡去吧!我有正宗的巴西咖啡。」  「喝了就睡不着觉了。」  「喝一定要喝,这样改变世界的日子还睡什么觉。」  我只好跟他到石头的总办。他把电钮一按,没五分钟,就放出两杯咖啡。他放了一点糖。苦味还是很浓。我只好皱眉喝了。我怎么心跳的这么厉害。万总就过来,一把搂住我的腰,伸手插入我的怀里,揉弄我的乳房。我大惊,可我双腿发软。他另一只手想钻入我的裤腰,我不知所措,就要倒入万总的怀里。  「万总,你们在这啊,让我好找。」  小封,推门进来,万总一转身问「房间找好了吗?」  「豪华套间。」  「我有事不能住了,你们俩住吧!」  「那好,小玲,我定了一个贵宾套间,里边有两个卧室,也开开荤。走吧!」  「这有带浴盆的房间归你,只有喷头的房间归我。我洗洗睡了。」  这万总要占我便宜,好在小封来的及时。这里的水龙头,左拧,右拧也不出水。原来要往上一扳,就出水,往左往右,管冷热。真豪华。在浴盆里泡了半个钟,洗了头。在广场这么多天隔三差五回宿舍洗一下,都没洗舒服。今天舒服了。还有风筒,吹干了头发。把内衣裤装进挎包。披上宾馆的浴衣。  推开浴室门,我的手被人一扭,到背后,两手被带子呲啦呲啦缠住在一起。人被压弯了腰。一付黑色不透光的眼罩套在我头上,两眼立刻什么也看不见了。身上的浴袍掉在地上。  这是房间进了坏人了?  「我们是金戒子特遣队,你涉及煽动判乱罪,已被逮捕了。」计算机发出的电子声。  我被推到扶手椅上坐下。有人用绳子把我的手臂和身体缠绕勒紧,我的乳房被勒得翘起来了。  我的两只脚被抓住抬起,绑在椅子扶手上。我这时才感觉到可恶的手在我大腿根边来来去去,有意的触碰我大腿内侧的敏感地带。我突然想到我的阴部全暴露在来人的眼底了。这时想掩饰已来不及了。一阵小风拂来,我的乳房上起了一片鸡皮颗粒。  「光板无毛。」三只手指在我我从没人接触过的阴唇上滑动。  「昨天晚上,还有今天你们开会,都说什么了。」  「商量要求成立新政府,罢免李总理,推举方博士方教授作总理。美国会立刻表示欢迎。」呀,我怎么都说出来了。  「美国狗特务,想得美。」  「我不是美国特务。」  「美国护照,还有三个身份证,都是你的照片,名字不一样,不是特务是什么?」  「是小封从美国大使馆拿来的,我还没看过。」  「狗特务,既然你已交待了,就奖励你一下。」  说着,一只冰凉的手在我的一个乳房上揉捏,一个火热的大嘴叼着我另一个乳房,舌尖围着乳头画圈。两个手指在下面揉弄我的阴唇,他食指上的硬茧搁着我的大阴唇,强行分开小阴唇。有一个手指,可恶的在我的阴蒂上摩擦,酥麻的电流放射到我的身体里,我生涩的身体那被这样放肆的玩弄过,不一会儿,一些奇怪液体流出把我的大腿根弄湿,一直流到我的的肛门。  「第七项注意,不要调戏妇女。」  「你是妇女吗?你是女特务,女叛徒,臭婊子。就调戏你了,还要强奸你呢!」  「饶了我吧,我还是处女。」  「处女好啊,就更得练练了,不然到了劳改矿山,便宜那些刑事犯吗?」  那人推倒椅子,一脚踩着我的肩膀,铁棍一样的阴茎,蘑菇头压在我的小阴唇上,来来去去揉弄,分泌液体,润滑下,渐渐深入,突然它离开了一点,我心一松,它猛一冲,捅破我的处女膜,闯入我可怜的阴道,我失声大叫,吓了我自己一跳。他吭哧吭哧在我身体里抽插不停,我先疼痛,再麻木,然后,体内热流涌动,一股酥麻流下来到我的屄心里,突然我手脚痉挛,浑身上下战栗,淫液像尿尿一样喷涌而出。  「哈,丢丢丢啊!」  那人把我脚解下,把我弄上床,揪着我头发,按在床边,在我嘴里塞一个胶环,把他的阴茎插入我的口中,他的精液和我的淫液,腥酸滋味,一股恶心的感觉,直冲我的喉头。  「舔我的鸡巴,嘬,用力。」  攥着我的头发,把我的头摇动,大阴茎在我嘴里抽插,一泡精液排泄到我嘴里,他拔出阴茎,捏住我的嘴唇,逼我把精液嚥下,又喷射了我满脸花。他把精液在我脸上涂抹,「这能美容,你要保留到明天早上。」  那人又把我翻过来按住我的屁股,把他的阴茎插入我的肛门,把我疼的,比刚才破处还要疼好几倍。他的鸡巴,在我肚子里揉弄,我的子宫,阴道,一阵一阵痉挛,淫液一股一股的喷射。终于他射精了把我肚子里的肠子一烫,我也又喷了。  我被折腾的浑身上下酸软无力,到处疼痛。阴道肛门,刀割一样的疼。  他还不放过我,又嘬吮我的乳头,用手指抠挖我的阴户,肛门,粘的,臭的就抹在我身上。我又被搞得浑身哆嗦,淫津喷洒,涕泪横流。他突然不动了,鼾声渐起。我被搞得筋疲力尽,浑身疼痛,可一点也没有睡意。我的处女之夜,就便宜了这个不知哪来的流氓,是真金戒指还是假金戒指,就这样一场肆无忌惮的强奸。小封一直求我,想与我亲热,都被我矜持的拒绝了,现在真万分后悔,还不如当初给了他。  天快亮了,我眯眯糊糊,有点睡意,这时那人又醒了。他的铁棍在我的屄里一宿没拔出来,这时又硬了,又在我的阴道里蠢蠢欲动,一口咬住我的乳房,下边快速抽插,没几下,我就又丢了,他也不出精,又插我的肛门,又把我插得丢了,然后臭哄哄的插我的嘴,最后在我的嘴里射出一泡精,我也只好嚥下。他看我这么柔顺,就把捆着我的绳子解开,我的胳膊都麻了,我抬手摘眼罩,一看是这人竟是小封,我勃然大怒。「是你,你竟敢强奸我,想要肏我,你可以说话呀。咱们白交往三年了吗?」  「呦呦呦,还真生气了,求你那么多次了,这回我跟你玩一下,也不算强奸呀,咱俩玩得不错啊,你也很有感觉呀,你出了这么多水,像尿了床一样。看不出,你这么敏感,闺房之中果然有甚于画眉者。」  「你没羞,你无耻,没你这么干的,把我吓死了,真以为要被刑事犯随便肏了。我可怜的处女膜。你坏死了,坏死了。」我的粉拳打了他几下,也打不疼他。  「这是美使馆的三秘教的,叫忠诚测试,在性交时盘问,最容易问出口供。你可不合格,问话的录音给王单他们听了,看他们还理你。」  「你强奸我,还有理了,那录音里,都是我被你强奸时的大声的呻吟声,你好意思给人听。这就是你们在长城饭店受的培训?」  「你还有完没完了,把腿举起来。」  「干什么?」  「干你!」  他一把抓住我一个乳房,一通揉捏,阴茎又插入我的阴道。我一下就软了,只好随他玩弄。我被他肏得下边,喷得,噗噗响。我恨自己,这么没用,就这样被他吃定了,认识三年了,不知道他竟是这样的人。美国佬不是好东西,用这种坏主意把他教成一个流氓了。  「你的处女膜,还不是给了你亲亲老公我,你哭什么,来笑一个。」  「啊,你都照了什么?就我这赤身裸体的样子?」  「还有我宝贝插你小屄时拍的呢,这算什么,你的羞处都收入我的相机了。到了美国光卖相片也能过日子了。」  「你疯了?」  「再来,不听话,还得把你捆起来!」  到中午饿得不行了,才到楼下餐厅吃饭,听服务员说昨晚开枪了。怎么办,先到石头总部拿车,到哪找王单他们去。  路上听大喇叭广播,我和小封都被通缉了。怎么办,拿了车,不敢找熟人了。小封说「三秘说的真准,假身份证,这回有用了。」  「咱们往南走,现在不能坐火车,咱们骑车,到广东,有联络人可以送咱们到香港,你有钱吗?我这只有二百块钱,还有一千美元,三秘给的,要换成人民币可不容易。」  「我这有五千,是香港人给的捐款。」  「先花我的,花完了再动捐款。」  二:  「咱们这回过了这桥就是河北了,这也没什么警察了。看来快没事了。」  「那也别大意。」  「咱们的行头像不像,农民小两口。」  「谁跟你小两口。」  「你敢不跟我小两口。你看那边有一个看瓜的棚子,现在还没有瓜,里面肯定没人,咱们今晚就这了。」  「又打坏主意,这又没法洗,臭哄哄的,有什么意思。」  「那儿肯定有井,要是有桶,好好洗个凉水澡,也不错。」  「不许搞我,这在路上,要是怀孕了怎么办。」  「噔噔噔等。」  「避孕套,你还有闲钱买这个。你们男的整天想什么?」  「不要钱,在药店白要的。」  「你尽招人眼,万一有人注意你呢。」  「这注意不要紧,反而使人想不起来。」  洗了,衣服也洗了,窝棚里只有一个铺板搭的小床,上铺一张新的芦席,很光滑,还不错。小封进来拿绳把我捆起来。我发现,只有捆着我,才能丢,开了个坏头,惯出毛病了。刚洗完,他先在我嘴里放一泡,他的臭嘴又嘬又啃,我乳房上弄得红一块,紫一块。他把避孕套拿出让我叼在嘴里,让我用嘴唇给他套上套套。又是阴茎抽插。淫液喷涌。我们俩现在真堕落,别人在流血,我们却在淌淫水。又插进嘴里来了。一股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,没办法,他就爱这一口。  我穿着一身农贸市场买来的阿婆衫,都是小封这小流氓说,农村妞都不穿内衣内裤,也不知是真的假的,把我的内衣内裤都扔了。我的乳房阴部,骑车时小风一吹,凉飕飕的,乳房随着路面的起伏,一弹一跳。大早起,没骑一会儿,我身体又有感觉了,裤裆里洇湿了一大片,开使我还没发现,怎么对面过来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,我低头一看,腾的我的脸红到脖子里去了。好容易骑出小镇,路上没人了。  「小封你站住,看你干的好事。」  「又怎么啦?姑奶奶!」  「你看裤子!不是你干的!」  「这……,这不可能都是我的吧?今早,我都没精了,你非要,是你自己喷了才放手。不要都赖我。」  「你脱了裤子晒干它,要是精液就是一片白,要是是你们女的流的淫水,干了是地图。」  「去你的,脱了我穿什么,另一条,洗了还没干,在塑料袋里。」  「拿出来,挂车把上一会儿就干。」  「现在怎么办?」  「你先忍一忍,要不咱们先到玉米地里歇一会儿。」  「玉米地里,纯粹休息。」  「嗨,歇着也是歇着,反正你这条裤子也脏了,不如就拿它当垫。」  「就知你没安好心眼。走呀」  「往哪走?」  「玉米地。」  「谢谢妹妹!」  一路上,我俩,昼行夜伏,夜行昼伏,偶然间挑小镇上的大车店,休整一下,洗一洗。虽有假身份证,也提心掉胆。就是小封的性欲特强,瓜棚,井房,玉米地,高粱地,林间,道沟。不管不顾,把我捆绑推倒就上。  我第一次被他强奸,竟成了他拿捏我的把柄,我也只好幻想被金戒指,国安抓住,被轮奸拷问,我暴发的高潮就更猛烈。小封就更看不起我,叫我臭婊子,狐狸精,淫妇,骚屄,叛徒。  三:  这一日行到许昌,因是个城市,不敢到正规的旅店去住。在长途汽车站附近转悠,见到一个中老年妇女,只和少妇,少女嗒咕。就走近,那老女先看我我一身灰尘,不理我,转身又看,突然问我「住店不住?」  「我和一个男的,一晚多少钱?」  「只收女客,男的上哪对付不了一宿。」  「女客一晚多少钱?」  「十二块!」  「管什么,有没有洗澡水。」  「凉水,淋浴,十二块还有什么好条件。」  「住了。小封,明天还在这见。」  「跟我走。」  「哪儿啊?」  「你管哪儿?有你睡觉的地方,保你躺到够。」  到路边一个临时小房,又领出四个女的,转到一个小街,在一个楼房后,有一个大铁门,她有玥匙。进了铁门,她打开手电,又走了半个钟,又是大铁门。有人问「这是人防工事。」  「对了,我门在武装部承包了,废物利用。」  「到了,要洗,把衣服扔筐里,自己拿好牌。我去开总水门。快洗,十点关闸,十一点关灯。」  虽然是凉水,大热天,好几天没洗了,洗洗真痛快。  洗完一看,就剩我了,出来找我的筐。  「这边,屋里。」  我掀帘一进屋,两个粗壮女子把我一夹,我想挣扎,我哪挣得过俩粗壮的女子,她俩把我俩手一捆,拉到墙边把手挂在房顶上垂下的勾子上,俩脚将将着地。  那和我一起来的四个少女也赤条条的挂在墙边吊的勾子上。  「王玉华,倒是挺白,脸上手脚挺黑,身上可够白的。」  我在这六七月的骄阳下骑了一个多月,能不黑吗。  「是处女吗?」  「不是处女,肛门也像开过苞。」  「结过婚吗?不大呀,别是老举吧。」  「我有老公,明天他还在那等我呢。」  我知这不是人贩子,就是卖淫团伙。  「就这一个媳妇,闺女还是留着吧。大家辛苦了,就这一个凑合凑合吧,你们墙上的学着点,以后要比赛的,完不成任务,没饭吃。」  她对着一样被挂在墙上的我的四个同伴说。  一个黑大汉把我摘勾,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我放在桌子上,也没前戏,直接就插。我刚才吓得已经有一点湿润了,那大汉一插到底,说「肯定是老举。」把我肏了半天,射了,下来,又上一个。一个接一个,肏了一圈,我不知接了几泡精。  「你怎么不丢?」  「得把人家身上捆起来才能丢得出来。」  「贱皮子啊。捆上捆上。」  那大老黑,把我身上捆了个花,比小封捆得还得劲,我那酥麻,那战栗,打挺,哆嗦,喷射,挥洒。那些男的,三四人一起肏我,我知道了什么叫二龙抢穴,三舟竞渡,串烧,肉夹馍。整整一宿,直到我昏迷不醒。  醒来,发现自己睡在舒服干净的被褥里,身上连头发都香喷喷的。看来昨晚,他们把我好好洗干净了。手摸下面,也很干爽,阴户肛门有些疼痛,但肯定有人抹了药膏,油乎乎的,我把手一闻,一股浓郁的药香。  「妹妹,还疼吗?大哥哥伺候的还行吗?」  刚才的动作被这男的看见了,我羞愧难当。又一想昨晚把我玩得够不够了,一定也少不了这个假惺惺的衰老。就满不在乎的把被子一掀,坐起来,突然发现自己寸缕不挂,只好赶紧一手捂住双乳,一手捂住下阴。又觉尴尬,就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,反正别处他们也看得够不够了,自己的羞面实难见人。  这人坐在我身旁,一手揽腰一手扳肩。「这妹妹还挺禁折腾,今天的精气神挺好啊。别的女的早就瘫了。妹妹看哥这,惨淡经营,没多大进项。妹妹就帮哥一把。哥发了,决忘不了妹妹。」  「我不。」小封把我害苦了,他们怎么都认定我是妓女。难道我这样的是妓女才有的反应,坏了,坏了,应该要作娇羞状,要挣扎反抗才对,哪有像我这样享受样的,又想我和小封没名没分的在一起,和书上说的淫奔有什么不同。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「人家早就从良嫁人了,给我衣服,我老公还等着我呢?」  「王大娘,今早去了,没见到你老公,倒是有人蒙混,叫他说出你的名字,他也说不对。就没别人了。人家早撇下你走了,你和他结婚了吗?有结婚证吗?」  「都没有,人家早把你玩腻了,还是白玩,还倒贴吧?你死心吧!」  小封真把我甩了,也是,钱和假证件都在他那,没我还没累赘了。不行我不能在这作妓女,我也太冤了,不当通缉犯,也不能当妓女啊,我真贱啊!  「大哥,我死也不卖了,我给你们作庸人,干活吃饭,一口饭就行,不要工钱。」  「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。」  攥住我的乳房把我推到,把我按在床上就插,昨天还真没觉得他肏过我,不过二龙抢穴,三舟竞渡,我也觉不出来谁谁。这大哥的鸡巴上面很奇怪,有硬硬的园颗粒,在我阴道里磨来磨去,那酥麻,那娇颤,没有二十分钟我就混身痉挛,手脚强直,哆喱哆嗦,一股热流,喷涌而出。  「你这么好的材料,乘年轻不玩不就亏了。来人。」  那俩粗妇又来了,把我从床上拽起。「给她戴上行头。」  也不管我粘液淋漓的下身,把我拉到另一间屋,一个俩半的铜项圈,套在我脖子上,用铆钉钳子夹死,手腕,脚腕上也铆上了死铐。这圆铜管作的死铐很滑顺,戴在手上,脚上倒不觉难受。  把我拉进一大屋,里面靠墙吊着十几个姑娘,一个个叉腿撅腚,哈腰,晃荡着双乳,露着,小屄,菊门。  时不时走进一些男的,挨着个扣摸,评看,挑中就解下拉走,里面小屋一会就会传出使人面红耳赤的娇声,伴着大厅里靡靡的女低音。「摸我啊,摸我的乳豆啊,摸我的屄豆啊」  我腿上干了的污迹又湿了,粘液又在流淌。把我吊在与我一起来的姑娘中间,她们四个都已破瓜,腿上还有红白相间的粘稠液体。一会儿她们几个都被人挑走了,都有走了又回来的。没人看得上我。  「看来识货的不多啊!」大哥巡视过来看见我说。  「这个妞得捆上,贱皮子。」  有人把我五花大绑,又把我的乳头上穿了环,用链子吊在,脖圈上,我的俩乳房撅撅起来。立刻招人眼,就有大汉来把我挑进小屋,进屋也不叫我上床,把我背铐吊在房梁上,从后进入我的屄内他的鸡巴与大哥的一样,也有硬颗粒。搁的我的屄生疼。  肏了我半天,不但没来劲,还越肏越干,我不觉哀声大作。「知道厉害了吧!爷这入了珠的行货厉害吧,就是收拾你们这种小娘的。」  「饶了我吧,让我给你嘬。」  他转过身来,我才看清,他鸡巴背上隆起俩圆颗粒。原来这是入珠。我用嘴半天才把他的精嘬出来。  他意犹未尽,又把我解下,把双手向上再吊起,上身打横,仰面朝天,弯腰向后,叉开双腿,他又正面肏我,大鸡巴在我的阴道里一磨,粘了麻上来,俩腿酥麻,俩屁股蛋,哆哩哆嗦,他把大鸡巴猛一拔,一道水箭,成弧形,弯弯射出一丈多远,都射出跟本没关的小屋的门口了,好几个人都跑过来窥探。大汉撸着自己的鸡巴,把浓精都喷射到我的脸上胸口上。他满意了。把我解开放我出来。我一出来就被俩人拉进傍边小屋,立刻肉夹馍。这一天我就没闲着,总被套在鸡巴上颠。一直到半夜,才有人给我洗澡,我都要饿死了,有人给我送来一碗面条,我吃完就睡了。大早起我又被肏醒了,又是大哥,我有被肏得酥麻不已,淫津四溅。  「行,你昨天虽然开张晚点,还是第一,有三十六人肏了你。你喝了这碗燕窝,和这瓶人参精。还有这珍珠霜,你要每天抹。」  不知我身价多少,这大哥这么下本,我悲哀的想哭。我在这可没强颜欢笑,可我的身体不争气,这么敏感,反应这么灵敏,那些男的就都是乐此不疲的。又到晚上,我被洗干净后,肛门里塞上了一个大号的肛塞。阴道里塞上了双连球,睡下以后,肛塞,和双球开始跳动起来,我全身蜷成一团,浑身颤抖,淫水流淌,防水的塑料床单,津湿一片,我的下身整宿浸在我自己的淫液中。  我昏昏谔谔,不知日月。我被肏得越来越禁肏,皮肤也越来越白皙,吹弹可破。一日,小封可来了,我都失望了。他把我拉进小屋,我哭着说,「封哥救我。」  「我找你可费老劲了,就是看那老女人招嫖拉皮条,她没认出我,我才找到你,你在这叫屄欧,肏你一炮要二百元,就这破地方。不过看你的相貌倒值得过了」  「我可没办法救你,他们打手不少,还有警察作后台!」  「那我就要被肏死在这里了。」  「我看你气色很好啊,比原来太阳晒得焦黄,现在可要娇嫩很多,你现在浑身雪白的都照眼。你在这採阳补阴啊,真是仙风袅袅啊!」  「人家都要被肏死了,你还有心情说这样无情无义的话。」  「只有去自首了,咱俩是通缉犯,警察不敢包庇那些鸡头。」  「如果被刑事犯肏,还不如被嫖客肏. 」  「这得你拿主意了,我是舍命培君子。」  「要不你一人跑吧,别管我了,你把我当妓女的惨样照下来,交钱就行,大哥他们还把我卖双份呢。到了美国,登在报上,中国政府就不能不管了。」  「他们要杀人灭口呢,一推二六五,不认账。我看还是去自首,只有这办法,我不能看着别人肏你,刚才我排队等你,看见有五个人肏过你,那个黑大个,就在厅里把你颠来倒去,肏上肏下,我可看不了了。我要让警察把他们都抓起来。让他们知道点厉害。」  「你这是就要走,没肏我你这样出得去吗?」  「那怎么办!」  「肏我呀,完了交双份,再照相,再交钱。然后你再去报警。找市局。」  「你鸡巴怎么不硬,我给你嘬吧。」  「你把我身上的绳勒紧点,对,使劲,肏啊!」  「好哥哥,妹妹要死了。」  小封又照了很多照片。出来有人说,「我们这代洗照片,立等可取。你出去洗,小心有人报警。」  「好,我洗,每样三张多少钱。」  「一卷五百,一张十块。」  「抢啊!」  「就抢了。」  「怕着你了,每样两张就得了,这里一千,不用找了。」  「洗坏了不管。」  「我还就不洗了。」  「你等着被人报警吧!你是传播淫秽宣传品。我们不怕,我们是正经的武装部的娱乐有限公司。」  「一千块不退。」  「不退就不要了,你留着买棺材吧。」  「那小子跑了,头,这一千归我了。」  「你搅黄了一单生意还有功了。交柜上。」  「好,那我晚上请假。」  「大晚上正忙。」  「我钱场失意,欢场没准会顺畅。人家也有生理要求。」  「这是二百,我也玩玩屄欧。」  我被这猥琐的小子,牵着脖子拴在大厅的柱子上,他用两头棍把我俩腿撑开铐住,他把四个空心金铆钉一边俩夹在我的小阴唇上一边一个铅锤挂上,然后就开始用毛刷逗弄我的乳房,乳头,阴唇,阴蒂。我被搞得浑身飙出冷汗,涕泪横流。他又肏我屁股,刚刚入港。只听一声大喝「临检!」  「哥们哥们,你们那部份的,我们是赵指导员罩着的。」  「我们是市局的,怀疑你们容留全国红色通缉犯。」  猥琐男舍不得拔鸡巴,还肏着我屁股,我就喊救命。一个特警走过来,抓我的头发把我脸一看。「这不在这呢。」好几个人跑来都拿照片对着我看,「一样,没错。这是今天的,没错,没错。」  「诶呦,我该死,我们被骗了,她有身份证,在这呢。」  「你干嘛打我?」  「你把那个照相的气跑了,惹祸了吧!你还肏,还肏. 」  「我交了二百,还没出火呢。」  「今晚的损失你包赔。」  「都带走,录口供。」  「我是嫖客。」  「嫖客大塞,带走。」  四:  「头儿,柜里有二十多万。」  「这是一晚的,这儿真发财。大家人人有份。今晚随便,三人一个,随便玩,随便玩。」  「报告主犯也三人玩,不公平。」  「三人玩完,再和大家一起玩,人人有份。」  「第七条注意,不要调戏妇女。」  「我们不调戏,我们肏屄。小妞你就等着欲仙欲死吧。」  根本没给我解开,接着玩我,那当头的嫌我脏,用手指在我的屄里抠弄,抽插,没有十来分钟,我就飙出淫水,溅了他一裤脚,弄湿了他的鞋袜。气得他大力揪扯我的乳头,揪我屄口阴唇上挂着的铅锤。「这么好玩。」又一个,过来就把大鸡巴插入我的屄,「你们还是警察吗?不怕我跟上级投诉你们?」  「我们是协警。到底是谁把你肏了是搞不清的。你不抓紧和我们好好玩玩,到了矿山,那些刑事犯,早就憋坏了,可不像我怜香惜玉。」  还怜香惜玉,我被他们肏得昏迷不醒,才把他们带队的吓着。「这么不禁肏. 」「每人都肏了两次,还有人肏了三四回。」「这样拉回去,跟上头没法交待。」「收队,收队。」  一个星期没人烦我,好不容易有个假期。人参燕窝的底子,使我又荣光焕发起来。  终于有人提审我,「名字,性别。」  「你一言不发也没用,你男友,已都交待了。」  「他不是我男友,他就是我一个嫖客。他说我像一个人,其实就是想独占我。」  「呦呵,你全不认啊。你知不知道还有科学,有DNA,有指纹。已验明你就是在逃的通缉犯,想不想看看你自己的写真集。」友谊宾馆,地下妓院,我的淫秽,放荡的影像,我的性器官的特写,一张一张闪过,最后定格在一张我的黝黑的肖像。「这是不是你」  「是我怎么了。」这人像突然说话了「我们都在等待,没有鲜血,就没有前进。中国就需要鲜血。」这是那个CNN记者的录相。他们不守信用,我还没跑出去,他们就等不及用了。  「你认不认,煽动判乱,煽动流血。就这一句,判你死刑也不多。」  过后再也不提审我了,我脖子上的死项圈也不给我除去,反而,焊上了一条铁链,锁在铁窗上。我的囚室开始我还不知道,墙边有几个白磁的洁具,没一会儿,我知道了这儿是男的撒尿的。怪不得那些男的一进来就掏家活。竟把我关在男厕所里了。半尺高的地铺,我就躺在光光的席子上,任何人都来肏我,那些男的撒完尿,就肏一肏我,至少也要过一把手瘾,有的把裤子脱了挂在旁边衣架上,大干一场。连放风的囚犯也来肏我,时常排起队来。只是监狱的人很关心我的健康,,在我的床边接过一个龙头,有一节胶管把管子头上的喷头的按钮一按,大力的水流就喷出,可随时冲洗我。在窗边他们有接过来电源插苏,有人有时会带了电动淫具来,我被玩弄的花样就又升级了。还有人拿来一个炮机,我被绑成M状,电动大鸡巴,把我一插就是三四个钟。我就没日没夜的,再也不得闲。我被男人们日夜宣淫,反而被精液滋养的越发粉嫩娇艳。有些当头肏完我,说一枪崩了太可惜了,会给我争取争取。我想这样的日子,被一枪崩了,也是福气。  头儿的关心,是不作准的,他们又不常来。常来的都是狱卒,警卫,专案组的,这帮人都是变态,都以整治女人为能事,使我痛苦为乐。  一日,我大姨妈来了,在妓院我还有三天的假期。男人以见红为霉运。  没想到这有一拨爱玩烧鸡的。那天早上醒来,我见大姨妈来了,心中窃喜,故意没洗下身,经血流在我的腿上和床上。聂队长,也不知他是什么队长,他不当值就来,也不知有老婆没有。他见我今天这样,就知道我的状态,过来把我搂在怀里用他的大手暖我的肚子,很舒服,羡慕有老公的女人了。但他捂了我一会儿,乘我放松,就用绳把我捆成M状。开始脱了裤子玩弄我,乳交,口交,颜射。把我玩得浑身发热,情欲上来了,经血也一股一股的排出。突然他的大鸡巴插入我的小屄,经血被挤出,血把我和他俩人的下身染红。「不行,不行,放开我。」「这是玩烧鸡。果然刺激。」有几个警员进来鼓掌,那几天我被玩成血人。卫生室的医生要把我解开带走,发现铁链上又加了几把锁。也不知钥匙在谁手里。  但我痛经的毛病反而没犯。我想肏死拉倒,高潮来得更汹涌。淫液经血流了满地,结成块的经血,甩的到处都是,牢房加派了勤务,这也是在押犯的福利,因可肏我一炮。  我有两次被怀孕了,立刻有人知道,都记着我经期的日子呢,立刻作了人流,每次当天都没歇一歇,继续被人肏. 我也只当下一个蛋。  「玩不成大肚婆,我串烧,肉夹馍,三舟竟度,双龙抢穴,坐莲,吹萧,舔阴唆脚趾的录影全收齐了。」  这有一个监控录像头,那些国安也不在乎自己的隐私,公然在录像头下与我白日宣淫。我想像自己在录像里的样子,淫性大发,高潮汹涌。我在这个没名目的秘密监狱里,胡天胡地。  一日提审,把我的死铐在背后扣上,把一根棍把我的脚铐分开锁住。纪助理,牵着我脖子上的链条,把我拉去审讯室。一路上我叉着腿,只能左右摇摆,腆着屄,挺着咂儿,在走廊里走,我也不在乎了,这的男的都肏过我,女的也有玩过我。纪助理,几乎每天不差,来肏我。进屋,小封也在,已快一年不见,他的气色尚可,而我自己的这现状就羞于见他了,我的乳晕,淫唇,现在都被玩的漆黑,阴唇上的金钉金光闪闪细线常挂在乳环上,我只得老哈着腰,俩乳房,咣荡着,勾的押解我的纪助理一边抓住一个乳房在手中揉捏,我的小屄里春水泛滥,滴答不止。小封和我一样寸缕不挂,见了我的骚样他的鸡巴竟撅起来了。上面的呵呵一笑说,「告诉你俩一个好消息,上面已批准放你们俩去美国。」  有这好事,果然又有话说「你俩要办一个手续,签一个协议,以后,每月给我们写信,把你们的近况,和朋友的事汇报一下。我们会给你们保密的。」  这不就是作卧底吗?其实我想骗他们一下,到美国,不认账,他们也没法子。不过不能和小封勾通,不知他是什么主意。  「不要以为到美国,你们爱怎么就怎么了。到时不听话,你们的影集,就会在香港出版,美国喜好这一口的比这多,你们倒是不愁生活。不过洋人的鸡巴大得多,你受得了吗?」  「不说话,不吃敬酒吃罚酒。」  小封不表态,我也不好表态。我想只要逃出去,管以后怎么样呢。  他摇头示意,纪助理就当着小封把我抱上他的腿,一手扪胸,一手抠屄,揉捏我的乳头,我的屄被抠得咕叽咕叽的发出水声。小封只好紧闭双眼。虽然小封看过我被人肏. 我看着小封,被别人玩弄,这是第一次。我也只能咬住嘴唇,忍住呻吟。  我弄湿了纪助理的裤子,他就把裤子连底裤都脱了。又把我抱在怀里,趁机把大鸡巴肏进我的肛门,接着继续用俩手逗弄我的乳房和小屄。  「舍不得我们,不想去美国?我也不舍得你这公共小三。可这是上级的命令,要拿你们换最惠待遇呢。你们快签了吧!」  「小纪,让她爽一爽。小封你也看一看你的小蜜。」  纪助理用俩指在我的屄里快速抽插,我当着小封没忍住,还是飙出淫液。  「还不说话,吊起来。」  把我俩吊了起来。「肏屄,看来对你也不算回事。今天玩点新鲜的。」  一个像铁锚一样的勾子,勾子头部是光滑元顺的半圆弧的扁片,弯勾的转弯处横着像锚的横杆,上有屁股垫。俩大汉把这勾子慢慢一点一点塞入我的肛门,虽然我屁股早就被肏得肛门松弛,但那也不是一般的疼痛。我声嘶力竭的哀嚎,最后我手腕一松,屁股被勾住,手和屁股分担了我的体重。我的俩腿被扯到两边,被绳子拉开。  「你们签不签这文件啊?小封,你的女友为你受苦了。」  他又拿出一个牙缝刷,「这是日本货,不常见吧?今天就给咱们的美人清一清尿碱。」  说着就捅我的尿道。「啊,啊,呃呃,呀咦耶。」我被捅得疼不欲生。  看我们不吐口,就把一个玻璃罩,罩在我的阴部,把一根胶管接上。  「签不签?」他扳动一个开关钮,一阵蜂鸣声响起,一股嘬力吸引我的阴部,我看见一股浊流从我的阴户和尿道里流出。他停下机器,我觉得阴部被嘬得紧紧的,大小阴唇突了起来。  我还不吐口。他又扳电门,我肚子一瘪,我觉的下腹部里好像有一只手在撕扯着我的内脏,阴部像一个球被吸入玻璃罩,漆黑的小阴唇挒开露出里面的红肉。大阴唇也变得血血红,泡在被吸出的淫液中。我哎呀一声晕过去了。  等我醒了,可恶的玻璃罩已拿走了,他正在肛勾,阴唇环,乳环上接电线。  我还没喘过气来,「签不签?」他又按下了电纽,我的内脏揪成一团,手脚僵直,腰胸耸动,被吊在勾子上前后晃动,大腿上的肌肉突突的抽搐,乳房也哆哩哆嗦,子宫像被人用手拧攥,一根带刺的荆棘直刺我的后脑,酥麻的电流从乳房到阴道乱窜,热浪在我身体里乱撞,淫液四处喷溅。  「我投降,我签。」他把电钮松一松。我刚喘口气。「小封签不签,你的女友可受不了了。」「啊呀啊。」他把电钮又一按,我浑身乱跳。我哀嚎不似人声。「我签,我签。」小封为我也投降了。  为庆祝我们的新生,开了一个饯别晚会,专案组的成员,和小封一起肏我。比地下妓院的迎新会不旷多让。小封虽兴致不高,可3P,4P也都一起参加了。他们和我的狂欢又为我的影集增添了新篇章。  五:  第二天真的放了我们,两辆自行车。两套阿婆衫,挎包,假证件。都给了。「钱呢?四千多块,还有一千美元?」  「钱没收了,你们自己想办法,这样到了美国你们可以解释为什么一年多你们才跑出去。」  想办法,想什么办法。想在餐馆打工,当天就有警察查身份,立刻搅黄了,小封找工地的活也干不长。最后,小封拉皮条,我卖淫。那些便衣都跑来当嫖客,还想吃霸王餐,我光着屁股就追出去。不敢白玩了。我们也豁出去了,挣一站钱走一站。一路上时不时被抓进派出所,和流氓妓女关一起。间中也被人渣玩弄。不一日来到深圳,三秘给的电话,还管用。第二天就有走私的大飞把我们接到香港,拿着美国护照,上领事馆。来到美国,面对传媒,我俩心中的隐私,不可对人言,互相也看着互相也不顺眼。我对小封说:「咱们分手吧,你的事我会保秘,信我也不会写,他们要出写真集,就出吧!」  写真集也没见到,不知他们打什么主意,也许小封按时写信,我就不知道了。听说接我们去香港的小伙,被骗到深圳下落不明,后来只找到一把枯骨。  洋人的鸡巴有什么了不起,我教授的鸡巴。后来总裁的鸡巴我都领教过了,比中国人的鸡巴是大一些。我现在住洋楼,养番狗。狗鸡巴才来劲呢,直接捅到屄心子里去了。  就是常有人勾引我,我也没有与常人不同啊。那些人以小人之心度之,以为我那一年多才跑出来,就是不可告人。就得随顺一点,满足他们。都是一起抗争过的朋友,现在又都信了福音,除了明目张胆勾引我,还竟有人强奸我。我只要求他道个歉,想讨公道,过常人的生活也不可得。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12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